【你的好友撈麵橙已上線】

JOJO
火影

泡沫

第一次寫喬西

文是在一年沒有看第二部的情況下寫的,記憶有點模糊

錯了也請別噴,就當是新劇情吧

只是一篇紀念文和生賀文,沒什麼好看的東西

上菜!

西撒生日快樂

-

這不是一個歌名,而是一篇紀念文。

紀念西撒•A•齊貝林的文。

原名是Caesar•A•Zeppeli,A當然不是一個耍帥的稱號,只是我忘了怎樣串寫。他的名字很長,諷刺地他的生命卻短得很,短短二十年,如走馬燈般匆匆走過。

莉莎莉莎說過,這是他人生中過得最快樂的一個月。

因為他認識了JoJo,喬瑟夫•喬斯達,一個不能避免遇上的人。齊貝林和喬斯達很容易會互相吸引,然而從他們倆當中,齊貝林必定難逃一死,原來命運也只不過如此。

第一次見JoJo時,他們相約了在一間西餐廳等,結果不喜歡準時到的西撒還是早到了。為什麽?並不是因為他的手錶壞了遲到不了,而是因為他約定的人比他還喜歡遲到。

【好感度-1】

閑來沒事幹,西撒又開始到處撩菜,整間餐廳頓時充滿粉色的泡泡,大家的目光都放在西撒身上。

浪漫的意大利男人總是花心的。

思前想後,西撒決定到三點二十五分方向的那位女士的桌子。齊貝林是貴族世家,西撒隨便從大衣的口袋中掏岀一條項鍊。

啊,這次是紅色的。西撒心想。

西撒吻了那條項鍊,「我幫項鍊施了愛的魔法」,女士眼中湧中無數個心心。

【攻略成功】Oh yeah!

在旁的JoJo早就看過西撒拿著扳手的照片,見他撩菜撩得那麽開心就由他去了,雖然最後還是忍不住管了他。

第一次的相遇是多麼的有趣,多麽的教人難已忘記。西撒心想。

-------這一個月過得還真快啊……

「JoJo你找死嗎!」西撒揪著JoJo的衣領,凶惡地直視著他。

離別,總是在人意想不到的時候發生。這天他們吵了場大架,西撒獨自離開了。莉莎莉莎說,JoJo你觸發了西撒悲慘的過去了。

西撒挷上了紫黃相間,勝利的頭帶,繫上一直被喬瑟夫取笑嬌情的粉色圍巾,邁歩到卡茲的城堡去。踏在雪上,鞋子在地面刻壓上一個個凹印,圍巾隨著凜冽的寒風在飛揚,頭帶長長的尾端亦是如此。他的眼中流露岀前所未見的焦灼,什至可以把汪洋大海燒乾。

「祖父的使命,就由我來繼承!」JoJo立一個。

【點擊開啟隱藏圖片】

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波紋疾走泡沫割刀泡沫割刀山吹色波紋疾走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泡沫割刀。神!砂!嵐!

有人說勝利早在戰鬥前就早已決定了。華姆一記神砂嵐•風的流法,打得西撒身上的經胳斷了,骨頭碎了,心裏的那團火也滅了,是華姆的勝利。

西撒吃力地撐著地支起身子,「沒用的,你已經死定了」,他用著早已麻木的拳頭錘打著華姆,被打的是華姆,岀血的卻是西撒。

唾液混著鮮血從嘴角流下,當中似乎鮮血的比重佔更多。華姆不費吹灰之力以一記勾拳打向西撒,而的確,西撒沒有閃避,事實上也閃避不了。「噗!」鮮血堵在喉嚨然後一下子噴發岀來,西撒站不穏重心向後跌。

(JoJo羞恥講解:那一刻,西撒扯住了華姆的鐵環。他失去重心從樓梯頂點向後仰跌到地上。)

「我…我從來不害怕死亡…

因為我是齊貝林家族的男人…

繼承了齊貝林家的血統!」

「對你們這些怪物來說…

根本不可能會明白吧!哼…」

「爺爺…爸爸…都是為了正義而犧牲,

所以我…也一樣,要做點什麼才行…

不然…我沒臉去見他們。」

鮮血模糊了你的雙眼,西撒用早已被血液浸透的衣袖擦拭眼睛,蹤使起不了什麼作用。他粗喘著氣,呼吸變得困難,血管早已被打斷,生命也只不過如此。

「我會用盡我最後一口氣,

展示我們齊貝林家族一直世代相傳的精神。

這就是人類的精神!!!!!」

「唰」一聲,順暢的,毫不拖泥帶水,西撒扯掉繫在頭上那條紫黃相間的頭帶,從帶末套上了那戒指狀的解毒環,高舉向天。

「ジョジョ!おれの最後の波紋だぜ、受け取ってくれ!!!!!!!!!」

他大喊,眼神無聚焦地望著堡內的石天花,他冷笑了一聲,怎麼會想起他呢……Fuck me,真沒岀色啊花花公子。

其實西撒早在從樓梯倒下時就失去了視力,黑暗一片中他就只看到喬瑟夫的笑顏,傻臉,和滿嘴墨汁意面的他。

撕扯的喉嚨,滾燙的血液,抖動的心臟。

呯---------

不是心臟跳動的聲音,其實那東西早已停止運作。

透入的陽光,天花的空洞,十字石下的一片血肉模糊。

「西---------------撒---------------」

別喊了,傻傢夥,忘記我吧。

活下去,喬瑟夫,死亡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失去你。因為對我而言,在遙遠未來中活著的你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意義。

评论(4)

热度(11)